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烟雨秀江南

有时,守望也是一种幸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】一枝一叶总关情  

2009-10-13 15:50:20|  分类: 似水流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今年的八月中秋正值国庆六十周年期间,更是增添了无限的喜庆气氛。“十一”那天在家看完阅兵式,心里就一直惦记着回家看看,拉着先生带上宝贝,一起回了我的老家。老家离滆湖边不远,大概一公里左右的路程,站在家门口,就能感到这里湿润的空气比久居的水泥丛林更多一分清凉。

因时候还早,见过父母后,我便拉着儿子的手,慢慢地向湖边踱去。湖,还是一如以往般的宁静,风微起,浪花一浪接一浪地拍打着新驳的岸堤。小时候那首水边芦苇青,水底鱼虾肥,湖水织出灌溉网,稻香果香绕湖飞”尚在耳际回响,这人却渐已老去,再也找不回那划着小船采摘着菱角,歌声笑声漫过芦苇塘的童年了,而儿时的记忆却随着年岁的增长而日益清晰,在这秋意日浓的时节里,人越发向往很多年前的秋夜,父亲在滆湖芦苇塘里撑着船,和村人在劳作,而我躺在船尾静静地数着澄碧的夜空上闪烁的星星,那时的记忆宁静美好,与世无争,从容坦然,令多年后即将跨入中年的自己无数次地在梦里流连。

如果故乡是一片宁静的森林,那么我就是那飘飞于尘埃里的一片树叶,虽然有着对森林与生俱来的渴望,却被命运的轱辘一次次地抛往远方,无论是主动或被动的,那在空中飘飞的日子即是我生命的痕迹,或称之为命运这玄而玄之的东西。“夏天的飞鸟,飞到我的窗前唱歌,又飞去了。 秋天的黄叶,它们没有什么可唱,只叹息一声,飞落在那里。 Stray birds of summer come to my window to sing and fly away. And yellow leaves of autumn, which have no songs, flutter and fall there with a sign。”突然想及泰戈尔的《飞鸟集》,记忆中“有鸟飞过,天空已无痕迹”出自此书,可翻遍此书没找到原句,这已经是不重要了。也许命运大抵如此,无法考证,真看穿了,就鲜少欢乐的记忆了。
      飞鸟已过,天空不是没有痕迹,是淡到我们无法用眼看到罢了,其实很多东西,只能用心去聆听,去感悟,只是在尘世中,人们无法使自己静下心来,好好地思考,好好地体会。刚出校门那会,忙于生存,学习,再学习,要在那尔虞我诈的职场里立于不败之地,踏实做好本职的同时,多的是一份戒备与算计,一来二去,清净的心灵早已蒙上了名与利的尘埃。现如今,不再为生存而辗转,被生活磨出茧子的心,却无法再回归那份从容淡定,或许,淡定,我本就没有拥有过,这不能不称之为一种悲哀。

秋天这个季节,有着灿烂的一切,可它的基调却是无语的悲凉,也许是自己一时无法调整好心神,但每到秋季,我还是想念那芦花飘飞的日子,每次到湖边,心灵总是能找到久违了那片宁静。淡泊宁静,向往自然,也许是人生的一种姿态。这几天,一直盘旋在脑海里的是那句“一枝一叶总关情”,不知道用在这贴切否?但爱极了此句,故以此为题,是以为记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5)| 评论(5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