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烟雨秀江南

有时,守望也是一种幸福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】当时只道是寻常  

2009-06-20 22:52:43|  分类: 似水流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【原】当时只道是寻常 - 烟雨江南 - 烟雨秀江南

闪电,把天空的黑幕撕开了一个口子,大雨倾盆而下,一洗白天的闷热。坐在桌前,听着窗外雨滴击打窗台的声音,寂静的灯光下,突然有种入骨的落寞。这样的夜晚,总令人想起一些人,以及一些让你惆怅的故事。翻着《饮水词》,心里突地沉了下去,那浓浓的情绪,缠绕上孤灯下的我。像纳兰容若一样,一生写罢总伤情,文字只是披着华丽外衣的空壳而已,只可以偶尔自欺欺人罢了。

喜欢一个人,一首词,一些事,也许不是为了什么,只是从其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,自己的那颗心。初识纳兰,源自于《七剑下天山》,纳兰的雍容气度和出色文才,与冒浣莲的惊艳一瞥,成就了才子佳人此恨绵绵式的荡气回肠,初始,一直以为是梁羽生杜撰的一个人物,却不料,人间真有此奇才,一生词风多样,被王国维誉为“北宋以来,一人而已!”一代大师竟对纳兰如此厚爱,这纳兰词的魅力也可见其一斑了。据说《饮水词》,早在当时已被时人竞相传抄,刊刻后更成洛阳纸贵。直到如今,纳兰词犹受今人所吹捧,随手百度一下,相关信息竟有138000多条。

  而今才道当时错,心绪凄迷。红泪偷垂,满眼春风百事非。
    情知此后来无计,强说欢期。一别如斯,落尽犁花月又西。
   纳兰,一生写尽了情深与忧伤,暗夜读来,篇篇忧伤,阙阕成愁,想来,文字亦如弹琴,曲高了,和者必寡,凡在高处者,大抵不胜寒,纳兰的情深与寂寞,究竟有几人懂了?相见争如如不见,有情总还似无情,多情总被无情恼,太多太多的言辞道不尽那如海的情愁与别恨。试问那轻易穿越几百年的兰舟,可曾载得动如许的人间离愁?

透过历史的迷雾,我们好似看到了出身豪门的富贵公子,骑着骏马,在塞北大漠中浅吟低唱:“西风多少恨,吹不散眉弯。”初见此句,心里就隐隐作疼,这该是怎样的一种情感?文字有时也需要对手,需要知己,没有对手的独孤求败,求败而不败,只能在一处,“斯人独憔悴”,活得终究没啥奔头,个中滋味,决不是凡人所能忍受的。人,说到底,还是群居的高级灵长类动物,即便是进化到此时,他心理上,还是渴望被群体所认同,哪怕只有一人,与其惺惺相惜。“古来圣贤皆寂寞”,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。

“世事悠悠,生涯未是,醉眼斜阳暮。伤心怕问,断魂何处金鼓”,两个相似的灵魂,同样痴迷于这样的文字,便是这样容易知足,给我一点情,还你几许爱。故事中,两个灵魂大抵是抵死纠缠,即便是死,也要一同前往,在忘川河前,一起走上奈何桥,祈求孟婆,将今生的记忆带往来世,在来世遂今生未了的长相厮守,结果,定然是不允。今世既然无法相守了,那何必让彼此在未知的来世再苦苦找寻?何不让肉身随着忘川河水奔流消逝而不再受来世苦?遂相视而笑,挽手,带着今世的记忆,一起投入忘川河,永不分开。是的,若今生缘今生毕,那还要来生干嘛?纳兰便是如此,在卢氏去世后,“梦好难留,诗残莫续,赢得更深哭一场”,十一年后,终于带着对卢氏的相思,相聚在九泉下,个中深情,读来令人唏嘘。

有人说:写下来的东西就是为了对遗忘做一个挽留的手势。世事果能这样风轻云淡地转身,那真是莫大的幸运。红尘滚滚,繁华殆尽,爱恨情愁,总抵不过生死梦一场,世事如梦亦如棋,一旦入局,又岂容你轻易地放弃?文字终究也只是编织这美梦的外衣罢了,“梦好莫催醒,由他好处行。”而你我皆凡夫俗子,谁又能真正勘透那一个“情”字?纳兰不能,世人皆不能。

夜深了,耳边仿佛听见纳兰在时光隧道的那一端在低吟:

谁念西风独自凉,萧萧黄叶闭疏窗。沉思往事立残阳。
   被酒莫惊春睡重,赌书消得泼茶香。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
 是的,当时只道是寻常,简简单单的几个字,带着如许的落寞和辛酸,如暖风一般地,瞬间湿润了我的眼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29)| 评论(7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